坚定的荒受派
等名字改好了就开微博
Q:1793637868
 

【男神x你】人与妖

#酒吞x你#

#年龄变化有#

#不过是你#

#ooc慎入#

————————————————————

(看呐看呐,那个大葫芦。)

(里面一定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吧。)

(但是那个葫芦的主人还在那里,怎么办?)

(等他离开后,赶紧搬起来就跑!)

(尽管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唦啦唦啦~”

“嗯?”

附近的草丛里忽然出现了什么声响,酒吞原本以为是茨木在那里所以也没有多管,但是很快便发现那并不是茨木。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应该早就出来了,谁?

想着,酒吞警觉了起来,本来觉得很快就会停下,然而声音却一直不停。

酒吞放下酒杯,直直地注视着了草丛。

(糟了!该不会是我被发现了吧......)

你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希望酒吞不要发现你,但是抬手时放出的声响反而让酒吞知道了你的位置

“喂。”

酒吞站了起来,准备拿起葫芦向你那里发起攻击

你没有回应,反而是向后退了几下

“再不出来,就别怪本大爷不客气......”说着,酒吞真的就准备发起攻击

你见情况不妙,便赶紧站起身来。

其实酒吞本意也没有要攻击的意思,把你吓跑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所以在站起身来看着他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

(人类小鬼?怎么会在本大爷的大江山这里......)

酒吞皱了皱眉,刚想走向你的时候你却突然转身快速跑开了。正要追过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茨木的声音

“挚友!”然后便看见茨木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因为茨木的缘故酒吞还是没能追上去,毕竟如果自己追上去了茨木肯定也会一起的,然后说不准最后酒吞见到的就是你的尸体了......

——————————

虽然昨天失败了,但是你并没有放弃,依旧在那个地方等着酒吞

(今天没有来么?也对,毕竟昨天我都被发现了,肯定换地方了的......)

沮丧地低下头,转过身正要离开时却撞到了什么东西

“嘶......!”你捂着额头抬头看看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却正好对上了酒吞的杀气腾腾(?)的眼神

“哇!!!”

忽然的惊吓让你重心不稳跌倒在了地上,酒吞因此笑了一下

“噗......”

“啊,你刚才,笑了吧?绝对的吧喂!绝对是笑话我了吧!!!”

你觉得有些气不过,也不顾刚才是有多么害怕,冲上去便用力捶打着酒吞,不过因为身高原因只能打到大腿的地方

虽说你是在用力地捶打,但毕竟你还是个小孩子,这对于酒吞最多就像挠痒痒一样

过了很久你也捶累了,见酒吞还是就那样站在原地,你心里感到非常不服气,然后突然开始哭起来

“呜哇啊啊啊啊啊......大叔欺负人!大叔坏人!”

见你忽然哭了,酒吞不知所措地蹲下想要哄你让你停止哭泣

“怎么就本大爷欺负你了真的是.....啊你别哭了啊......”

“我不~管!就是因为你!大叔个坏人!”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玩啊。“

过了很久终于停止哭泣的你,听到酒吞的问题便抬起头回答道

”在这种地方玩?大江山上那么多的妖怪,你不怕么?“

”当然不怕呀,而且大叔你不也是经常来这里么?“

”本大爷不是大叔,叫哥哥。“

”大叔!“

”叫哥哥!“

”大叔!“

——————————

“帮母亲干家务,居然已经这么晚了么......不知道大叔还在不在,唉?”

你来到山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正当你要去找酒吞的时候,忽然发现迎面走来了许多妖怪

尽管离得很远而且是晚上,你只能勉强看见模糊的身影,但你确定那是妖怪,毕竟大晚上的谁会来山上啊(你啊)

“唔!要是被发现了,就死定了……”

你赶紧躲进附近的草丛中,趴到地上

(赶紧离开啊……赶紧……)

背后忽然被什么碰了一下,你被吓得叫出了声,不过因为从后面伸出了一只手捂住了你的嘴,所以声音并没有传多远

你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

“呵……”但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回过头看去,果然是酒吞蹲在你身后笑着

“大叔……”你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灰

“都说了叫哥哥,算了……小鬼,这大晚上的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昨天说好了要玩游戏的……”

“就算是那样也不要大晚上的来山上啊!”酒吞忽然严厉地斥责道,你也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低下了头……

“对不起……”

“对不起会有用就有鬼了啊!要是你真的遇上了坏妖怪怎么办啊!”说着,酒吞狠狠地敲了你的脑瓜

“唔……”你抱着脑袋,眼角是因为疼痛而打着转的泪珠

酒吞见你一副要哭了的样子,略带困惑地挠了挠头,然后类似安慰地说道

“行了别哭了,要是被发现可就糟了哦……本大爷带你下山……”

说着,酒吞站起身并伸出手准备拉你起来

“嗯……”你原本想拉住酒吞的手,但是无奈酒吞太高你跪着只能勉强碰到他的指尖,所以最后还是你自己站起来的。


“本大爷知道一条下山的近路,到后面去,抓紧衣服就可以了……这样也行吧。”

走在夜路的山上,你感觉身后一阵阵冷风瑟瑟,好像有什么就在附近但是似乎并不打算靠近

而你依旧是低着头走着,不敢看周围,因为酒吞在前面牵着你的手,所以你也不担心会和酒吞走散

酒吞忽然停了下来,你以为是到山下了所以抬起头,但是却看见不远处的正前方站着一个妖怪

“!!!”将酒吞的手抓得紧紧的,你抬头仰头看向酒吞

然而酒吞并没有很紧张的样子,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妖怪走了过来

“大叔?!”“没事儿,那家伙不会伤害你的。”

说来也奇怪,那个妖怪走了过来时的确没有准备攻击,当你看清他的身影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叫喊

“挚友!!!”

你当场蒙蔽了

就见那个妖怪一边蹦蹦跳跳地过来一边嘴里囔囔着什么“我就知道挚友你在这里”“我和挚友可是心灵相通的”什么什么的,但是在撇到你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茨木,刚才不是还很高兴的样子吗?”酒吞发现茨木在看到你的时候忽然停下,便打趣道

茨木忽然想起了前几天的他和酒吞之间的一次对话

——————————

“挚友啊,你最近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看见酒吞时不时的笑一下,茨木不由得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本大爷最近交到了个不错的朋友而已......”

在酒吞看来这只是见小事,但是在茨木的眼里这是件大事!

此时茨木内心的演变【挚友交到了新朋友+还是我不认识的家伙=情敌(哈?)】

——————————

回到现在,茨木回过神来后,心态瞬间炸了。

"挚...挚友啊,这个人类小鬼......该不会就是......“

茨木颤颤巍巍地指着你,希望不要得到那个自己最不想听见的却又是事实的回答

”这个小鬼啊,就是之前说的朋友啊。“

茨木受到了致命伤害,茨木倒下了

”大叔,他...?”

“不用管他,走。”

——————————

你照常去往大江山,但是在去的路上你总觉得有什么跟着自己

可以清楚的听见脚步声,当你停下的时候那个声音也会一并停止,在你回过头去张望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

第不知道几次的回头时,你依旧没有看见跟踪你的家伙

“到底谁啊,出来。”你大声地说着

但是没有任何人出来

你回过头准备继续走,却听见一个声音叫住了你

“喂,小鬼。”

背后忽然一凉,本能地往一旁闪,然后便看见刚才你所站的地方有一只大手从地里钻出,如果你刚才还是站在原地的话估计已经成为碎片了

你抬眼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在你的身前,便知道自己不可能逃掉了

“哼!看来你这家伙也知道自己逃不掉嘛。不过就算你真的逃掉了我也会穷追不舍的……”

看清了那个身影,你发现那是那天晚上遭遇的被酒吞称作茨木的妖怪

“小鬼,我要告诉你……”茨木蹲下身,对你说

“你能被挚友看成朋友完全是因为挚友的仁慈!挚友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三个…啊不应该是十个你!!!像你这种小鬼挚友根本没有把你看在眼里,完全是可怜你!没错就是在可怜你!”

说罢,茨木转身离开

但是没走多远茨木就突然又转过身来

“想知道挚友是个怎样的人物吧!”

“好吧那我就简明地告诉你!”

“挚友他就是——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哦!”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棒的酒吞童子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是真的说完了,茨木大笑着离开了

而你现在正在想的则是——酒吞童子,谁啊?

没错,你并不知道那个经常被你叫做大叔的家伙就是酒吞童子,虽然你知道他是妖怪,但是你并不清楚他居然是酒吞童子。

——————————

对于人类来说,时间是漫长的;但是在妖怪看来,也不过一瞬间。

(本来只是想哄一哄这小鬼,没想到居然还成为什么朋友了……不过啊,没想到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

这样想着,酒吞瞥了一眼靠在他肩上打盹的,已经长成少女(16岁)了的你。

“……”过了一会儿,醒来的你重新坐正身子,揉了揉眼睛后又伸了个懒腰

“你这小鬼真是沉啊,是不是最近吃多了?”

酒吞揉揉肩,戏谑地对着你说

“你这样是要被拖出去续了的哦大叔,难怪大叔你这么多年来还是单身,看来是活该……”你也不认输,如同开世界频道公开嘲讽一样回了过去

“本大爷单不单身也不用你来管吧……”不过酒吞似乎并不在意,只当听一个笑话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啊,大叔还真是,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呢,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貌。”

“因为是妖怪的缘故?”

你无心的一句话,让酒吞忽然一震。

“你知道本大爷是妖怪啊,有点不好玩呐……”

“但是我不知道你是谁啊!”

“那要不要本大爷告诉你?”

“不要!那样的话就没有神秘感了!”


“大叔是妖怪,也就是说不会死咯?”你双手抱着膝盖,转头问道

“老死是不可能的,我们妖怪和你们人类是不一样的……怎么?你这小鬼居然怕死么?”酒吞似乎没有认真回答

“也不是啦……所有生物基本上终有一死,我要是害怕也没用啊。只是……”

你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看了看酒吞

看见你忽然这么反常,酒吞起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最多只是觉得因为你已经长大了所以稍微成熟了一点而已。

——————————

“今天,小鬼好像没有来啊……”

已经接近傍晚了,见你还没有来酒吞不免有些疑惑

但是又过了很久你还是没有来

(她也是会有事要做的,不可能每天都那么闲的……)

这样想着,酒吞起身离开

但是到了第二天,你还是没有来

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但是你还是没有出现,酒吞开始担心起来,担心你遇到什么事。

“你就是酒吞童子吧。”

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酒吞抬起头看,却忽然愣住了

那是一个和你长得极像的少年,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男式和服说不准会以为是你剪了短发。

“谁。”

“XX你认识吧。”少年没有直接回答酒吞的话,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认识。怎么?你和她有什么关系么?”酒吞皱起眉头,抓紧着葫芦,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少年击飞。

“那是我姐。”少年这样回答道

“!!既然这样,那给本大爷向她带句话。本大爷……”

“她已经死了。”少年打断了酒吞的话,说道

“……!!!”酒吞因为少年的话忽然愣住,但很快又恢复过来愤怒地站起身抬起葫芦

“喂,小鬼。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啊……”酒吞已经做好了击飞少年的准备

“她已经死了。”不过少年没有因此而退后半步,重复着刚才的话

酒吞看着少年的眼神,知道他没有说谎,但是他不肯相信。

“她…怎么死的?”怒气下去了一点,但是酒吞还是抬着葫芦

“……作为…祭品。”

“每年村子里的一户人家都要把自家的一个孩子作为祭品献祭给山神。”

“今年刚好是我家,本来作为祭品的是我……”

说到这里,少年握紧了拳头。

“但是父亲和母亲却让姐姐假扮成我去当那个祭品,因为她个是女孩儿的缘故……”

“因为作为祭品的人是要在当天前一个月不能见外人的,所以姐姐之前一直被关在家里……”

“哈哈。有这样的父亲母亲可真是不幸啊……”

“你猜最后怎样了?”

少年抬起头嘲讽地笑着

“因为姐姐的身上有强烈的妖怪的气息,导致献祭失败。不止姐姐死了,整个村的人都陪葬去了。”

“我?我刚好在外面,所以没事。”

“可能得感谢你吧,酒吞童子先生。”

“因为你身上的妖力,让整个村的人因此陪葬。”

“不过他们也是活该,为了自己的私欲让年轻的生命就那样消逝了……”

少年抬起头看向酒吞,轻轻地笑着

酒吞没有回话,依旧是抬着葫芦,离开了

——————————

“砰!”

“喂!混蛋晴明!”

正写着东西的晴明被酒吞搞出的动静吓了一大跳,墨笔从卷轴的左下角顺势划到了右上角

“是酒吞啊,怎…怎么了么?”晴明放下笔,忽然感到不安

“你知不知道怎么去阴界?”酒吞站在晴明前面,居高临下的瞪着他

“知道是知道,不过你要干嘛?”

“不用你管,告诉本大爷。”

——————————

人类与妖怪的不同点就在于——人类的生命很短暂,终会死亡;而妖怪却有可能一直不死。

(这里就是阴界啊,本大爷也是会死的嘛。)

进入阴界的酒吞看着自己半透明的状态,这样想着

四处环顾的时候,看见了远处的你


“快快快!喝下汤就可以了哟~”孟婆看你盯着汤碗无动于衷,便开始催促着你

正当你要喝的时候,一只抓住了你。

你抬头,酒吞抓着你的手让你无法动弹

接着,酒吞拿过汤碗,狠狠地摔在地上(孟婆:MMP)

然后拉着你就准备离开阴界。

“给吾等一下!!!”

背后强大的妖力忽然袭来,然后你感觉有一股力量快速地过来

酒吞没有迟疑地将你拉到身后抵挡住了那股力量

“吾还在想怎么有一股强大妖力忽然来到阴界,原来是汝啊酒吞童子。”

你看见,阴界的主人阎魔和她的随从判官往这里过来了

“这是本大爷的事,不需要你管。”酒吞将你护在身后,时刻准备和阎魔大干一场

“汝随意将灵魂带出阴界,成何体统!况且……”

阎魔指向你

“这个灵魂的肉体作为祭品,在现实已经是消失了的,你这样把她带走,过不多久就会灰飞烟灭的……除非,你让她转世,或者让她成为妖怪。”

“啧……”虽然如此,但是酒吞还是没有要放开你的打算。

“那个……大叔?”你拉了拉酒吞的衣角,轻声说道

“成为妖怪也没什么……也就是时间长一点的。”

酒吞看着你,没有说话。

——————————

“真的是,让本大爷好等啊,你。”

“但我不还是回来了嘛~”你坐在酒吞的身边

“不过啊,你居然真的可以等那么久?”

“可不是么……本大爷都要无聊死了。”

“你不是有酒么?”

“光有酒没有你,有什么用么?”

“唉?”

————————————————————

酒吞篇完成了!最后写的有些仓促毕竟马上要睡了……

不知为什么把【你】写死了,不过好在最后是好结局。


评论(3)
热度(57)
© 日常失踪·淸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