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荒受派
等名字改好了就开微博
Q:1793637868
 

【男神x你】关于对待一个态度很横的新人的方式

#标题什么的就无视吧!#

#荒的性格大概清楚#

#但应该还是会有ooc#

————————————————————

毕竟曾经是被人类的愚蠢给杀死的,荒对于你这个人类主人还是颇有不满的。

但他也明白,若真要和你做对也没有好处,大江山的鬼王以及他的小弟(茨木:mmp我们是朋友!)都能够成为你的式神,自己不可能不知好歹到那种程度的。

尽管荒从来都没给过你好脸色……

(因为是被人类背叛而死现在化为妖怪,会讨厌人类也理所应当的吧。)

你这样想着,用余光瞟着和自己并肩同行去往八歧塔的脸色看上去并不好的荒,干干的笑着。

这并不是你的故意安排,最初其实是荒要自己一个人来八歧塔的,你也只是单纯的不放心才跟了过来。所以他的脸色才会看上去并不好吧……

“吾不需要你的帮助,人类。”

到了塔下,荒突然用命令的口吻对你说。

你也没什么好拒绝的,毕竟自己本来就是因为担心而擅自跟来的,所以你也只是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他在那里战斗罢了。

“啊,敌人的弱点是在头部的哦。”

看见荒无论如何都打不中对面的天邪鬼,你好心的提醒了一下,但是荒却用非常凶的眼神瞪了你。【超凶.荒限定版jpg】

(啊,被瞪了呢。我还是稍微闭嘴一下吧。)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你还是忍不住的要提醒他。

“不对啊,这里应该……”

“吵死了。”

“……?”

荒果然还是被你说烦了,干脆转过身就那样面对着你。

“这样好么?把后背留给敌人。”

“不需要你管,那些杂碎我轻而易举就可以搞定!”

(那刚才是谁死活都打不中一个天邪鬼的啊。)

“倒是你,是不是太烦了点?”

(唉?我么,但是我没有在后面提醒你,你怎么可能打到八歧大蛇这里呢……)

“我似乎说过了,不需要你的帮忙吧。”

“而且,你能帮我什么?”

“不过是成为了我的主人而已,就敢那么嚣张了?人类。”

说着说着,荒的语气变得更加嘲讽了,似乎眼神中也流露着明显的蔑视。

“就算你这么说……”

你刚想反驳他什么,就看见对面的小鬼向荒发起了攻击。

“当心……!”

但是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

“喂,荒!”

这是荒晕倒前最后听到的声音,以及隐约看见一个身影从你的背后蹿出。


“搞什么啊,这个孩子。”

“最近只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假的预言。”

“看来已经没有用处了啊……”

“也是,那么干脆……”

“呵呵呵,这样也不错啊。比起一个没有用处的神,还是更多的粮食好。”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本来,不是也没什么的么……】

【不要,我不想死啊……】

【……】

【……】

【……】

【好冷……】


“……!!!”

因为刚才的梦境,荒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同时也感觉自己的背后直冒冷汗。

(居然梦见那个了,真是……)

“啧。”

“哦?醒了啊。”

听见了熟悉但又讨厌的声音,荒皱了皱眉,转头向声源看去。

就在他刚才睡着的被褥旁边的小桌那里,你拿着毛笔刚才应该是在写着什么 ,现在因为荒也醒了,你便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微笑的看着他。

“所以说不要逞强啦~把背后留给敌人什么的可是大忌吧,呐?”

“输了么……”

“并没有哦。”

“……?”

“嘛,就是在你晕过去的那一瞬间,茨木和酒吞帮我们反击了过去哦。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呢,他们两个居然会在连我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一路跟到那里。不愧是大江山的鬼王和他的小弟~”(茨木:mm……算了,会被她杀了的。)


当时的情况

“喂!荒!”

因为荒突然被击倒了,这你顿时不知所措。

你看着对面的几个小鬼,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从你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が刚健、味わうがい!”

是茨木,在他身边的还有酒吞。

“本来这小子说要来单刷第十层本大爷就觉得不可靠,没想到还真的这么快就败了。”

“年轻人有这般魄力,就不要怪他了嘛~酒吞。”

“谁会让一个新来的式神单刷魂十啊……”

“我啊。”

“……当本大爷没说。”

“但是真不愧是挚友,居然可以这么早就预测到!”

“对呀对呀,不愧是,大·江·山·的·鬼·王,呢。”

不知道是不是赞美,你用着平和的语气一字一顿把最后的那个称呼给念了出来。

“不过还真是厉害呢,居然可以隐蔽的那么隐秘来跟着。”

“但其实你还是发现了的吧。在一出门的时候就……”

“这样不好哟,酒吞。像这样剧透什么的……”

酒吞觉得再这样说下去会很糟糕,于是赶紧转移了话题

“说来,这小子的态度可真是横啊……”

“和当年初次来我寮的你和茨木很像呢~”

“像么?怎么可能,虽说本大爷平日里经常把自己搞得醉熏熏的,但是可不会那么无礼的对待女性啊。”

“就是啊!挚友可不想那个小子!”

“你还真敢说啊!当年是谁一见到红叶就想杀了她的啊!”

“那个女人她活该!!!哎等等挚友!别走啊挚友啊!”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呢~”

你稍微简单的讲解给了荒听,但荒似乎还是不开心的样子。

“别不开心了嘛~啊还有……”

你稍微歪一歪脖子,坏笑着说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从我的被褥里起来啊?”

果不其然,荒忽然变得惊惶,脸颊浮起了淡淡的绯红。

(呼呼~真是可爱呢~)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背过来的呢,毕竟你的房间离门口太远了,所以我只好把你带到我自己的房间了咯……”

“一开始的时候妖狐可是一百个反对呢~毕竟才来几天的式神就进了主人的房间什么的……”

你一遍笑着,一遍看着荒的反应。

现在荒已经因为你的话,脸颊红透了……

“啊啦,没事吧荒……脸怎么红成这样了?”

然后你又恶作剧般的用手指轻轻的抚摸他脸。

“……???!!!”

(搞…搞什么啊这个女人!)

匆忙的站了起来,一个踉跄差点让荒在房间门口摔倒。


自那以后,荒对你的态度比以前不知为何要好了些,而且还莫名的多了某种暧昧……

————————————————————

写到后面不知道自己到底写的是荒x你还是河童x你(?)了……

评论
热度(54)
© 日常失踪·淸銘 | Powered by LOFTER